箫吟看书吧 > 游戏竞技 > 柯南里的克学调查员 > 第一千二百二十九章 奇异珠子

第一千二百二十九章 奇异珠子(1 / 2)

服部平次一听自己被形容成「小孩」就气得不打一处来,直接走上前吼道。

「喂!大婶!」

「你再胡说的话,我可饶不了你!」

这一声吓得家政妇身体一个激灵,连忙为自己辩解,「我没有骗你啊!」

「今天早上我来这里的时候,工藤先生根本就已经过世了啊!」

此时此刻,家政妇终于顶不住压力,承认了一切。

原来今天她按照平时的时间过来收拾卫生,一进门就听到了家里的电话响个不停。

由于工藤伸壹最近不出房间门,所以平时家里电话都是她接的。

可是当接起电话后,一个像是变声器发出的声音说工藤已经死在了自己的房间里。

家政妇来到卧室,发现卧室的门已经全部被胶带给封上了。

等她撕掉外面的胶带,打开卧室门,里面的工藤伸壹已经死了,尸体旁还放着自己儿子的照片。

电话里的声音威胁说要是不照他说的做,就让其儿子也遭到同样的下场。

说到这里,家政妇的眼角潸然泪下,豆大的泪珠哗哗往下流淌。

秦智博看她这副表情不像演的,于是继续询问:「那个人都让你帮他做什么?」

家政妇边抽泣边道:「他让我把工藤先生伪装成还活着的样子,等待一名自称侦探的‘小孩"过来。」

「然后让我对‘小孩"说工藤先生睡着了,让他在客厅等待一段时间。」

「这个期间我再借口去外面买菜,实则将烧煤炉拿到房间里,再用胶带封住房门,我自己也藏在门后。」

「等半个小时后,我先启动房间里的闹铃,让‘小孩"从客厅过来撞门,等到时机差不多的时候我再从后面站出来……」

经过家政妇的描述,头脑伶俐的三人立刻领会了真凶的整个计划。

真凶这是想将房间内塑造成一个工藤伸壹烧炭自杀的命案现场。

那也就是说,工藤伸壹其实是死于一氧化碳中毒?

「你说的那个烧煤炉在哪里?」

「一开始是放在房间里的,被我拿到储物间了……」

说着,家政妇转身打开卧室门对面的储物间,从里面拿出一个烧煤炉、胶带以及她儿子的照片。

秦智博示意她放在地上,然后继续问道:「这些东西是你今早进到房间后,就摆在工藤先生卧室里的吗?」

「是……」家政妇颤抖着点了一下头。

柯南和服部平次走到房门口,扫了一眼地上的这些证物。

胶带是开封的,已经使用了一些。

而比篮球大一圈的烧煤炉里面还残留着烧过的蜂窝煤,如今已经几乎冷却了,用手直接拿出来都没问题。

看着蜂窝煤,柯南和服部平次互相对视一眼。

这个伪装成自杀的计划虽然看起来不错,但实际上有很多漏洞。

首先,才半个小时的燃烧时间不足以让这个大小的烧煤炉,散发出充满整个房间的一氧化碳。

其次,所谓「凶手」提供的计划里没有提到戴手套,估计是想等发现尸体后,让家政妇一起进来帮忙撕胶带和搬运煤炉。

但是以服部平次的性格,一旦确认死者没救了,会立刻封锁现场,不允许任何闲杂人等进入。

最后,算这个凶手运气不好,碰到了拥有恐怖观察力的秦智博,是死是活被一眼看穿,诡计连用的机会都没有。

这时,秦智博也将手指从门框上收回来。

正如家政妇所说,门框上有胶黏的感觉,侧着光还

能看得残留的胶渍。

虽然还不能排除家政妇使用的是苦肉计,但从种种迹象表明,秦智博感觉真凶应该另有其人。

秦智博又转头看向家政妇,「那个给你电话的人还说了什么吗?」

家政妇怔了一下,回忆几秒后,颤颤巍巍地回答道。

「他自称是……」

「魔犬的怨灵……」

……

接到报警的警察迅速出警。

又是在命案现场,又是熟悉的三人,目暮警官的脸上露出了无奈的表情。

他已经懒得吐槽了,直接进入正题。

在秦智博等人的介绍下,目暮大致了解了案件的大致经过。

「也就是说,电话里的人就留下了‘魔犬的怨灵"这个名字,就挂断了电话吗?」目暮问道。

「嗯……」家政妇点了下头。

站在目暮旁边的高木涉端着笔记本,提问道:「那死者工藤先生平时跟什么人有仇吗?」

「是这样的……」

家政妇刚要回答,站在侧边的服部平次就抢先一步打断。

「其实被害人原本是五年前过世的犬伏集团会长,犬伏恒弟的养子女。」

「不过最近他怕得要命,因为似乎是有坏人混进了犬伏家族里,正在利用‘魔犬的诅咒"让犬伏家族绝子绝孙。」

「我想犯人自称‘魔犬的怨灵",应该就是出于这个原因……」

服部平次说的「犯人」二字,表明了他内心里已经认同了家政妇之前的说法。

「魔、魔犬?」

听了服部平次的概述,目暮和高木涉同时抬了一下脖子。

目暮吐槽起来,「听起来有一点像推理的感觉……」

一旁的高木涉立刻提醒,「在福尔摩斯里好像有类似的故事吧……」

福尔摩斯?

这个陌生的外国名字让目暮的眼神更加迷茫,只能随便猜一个和「犬」靠近的。

「是犬神家族吗?」

高木:「……」

不远处,一名戴眼镜的资深福迷也表示十分无语。

目暮一看自己没猜对,只能轻咳两声,尴尬的转移话题。

「咳咳……」

「不过话说回来,这个房间为什么这么奇怪啊?为什么连一个家具都没有呢?」

这次又轮到家政妇解释了,将工藤伸壹生前的种种要求重新说了一遍。

听完这些要求,目暮露出困惑的表情,「就算死者已经预料到有人要杀害他,也不至于做到这种程度吧?」

高木也点点头附和道:「禁止访客带东西进入房间倒是可以理解,但是这个特制的房间就……」

在天花板上一颗电灯泡的照射下,目暮环视着房间。

房间不仅没有任何家具,最奇怪的还是所有墙角、缝隙、墙体边沿都被石膏糊成圆弧状。

就连窗户也是完全封死,密不透风。

整个房间有种说不上来的诡异感觉。

与其说是庇护所,还不如说是牢笼才对。

只不过工藤伸壹是打造了一个牢笼,将自己关在了里面。

就在这时,目暮看到了独自站在墙角的秦智博,仿佛看到了解题答案似的,立刻走上前去问道。

「秦老弟,你怎么看这起案件?」

正注视着墙角的秦智博转过头,分析道:「从现在的情况来看,凶手是犬伏家相关人员的可能性非常高。」

「想要知道真凶的身份,就必须去一趟犬伏家

才行……」

「犬伏家?」目暮一愣,疑问道:「犬伏家在东京的哪里?」

另一侧的服部平次介绍道:「犬伏家不在东京,而是在群马县,据说是在一个叫做‘犬伏城"的地方。」

「群马县啊……」

目暮长叹一口气,想要跨辖区办案,就要申请与群马县警察合作。

可是他听说群马县那边有个警部,在处理命案时比较神经刀,与其合作过的外地警察都表示很头疼。

最新小说: 罗曼蒂蓝 彩票中奖后我为所欲为(NPH) 苏麻离青(校园伪骨) 狗啃柚子(校园1V1) 愿君莫离(1v1) 排他性(bdsm) 完美答卷NPH 影子(双生骨科,H,1V1) 偏执仙君是夫君(高H) 我可以只修仙吗n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