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03章 偃旗息鼓(1 / 2)

一回身进了秦曌的怀抱,带着哭腔的嗓音:“不行…我还是怕。”语气中夹着怯懦,三而竭。

“都怪我,那日不该将凡儿留下。”秦曌搂着发抖的凡儿,纤长的手指穿过发丝紧紧搂着凡儿的后背,给她安全感。

穆凡涤感觉自己此刻就是个弱鸡!!!

她不怪秦曌,是自己太没用。

此时,从苑外飞进来四名黑衣女子,来到二人面前。

“主人。”一排单膝跪地,齐声道。

秦曌并未回答,依旧全心全意紧紧护着怀里的人,四人闻见空气中丝丝血腥味,抬头看见不远处死状惨烈的蒙面黑衣人,

知道此番主人让她们来的目的,起身后,两名女子将地上的尸体抬起装进黑色袋子,捡起旁边掉落的匕首。

另外两个去到屋里处理另一具尸体。

装进袋子后,拿过凳子上的血衣,捡起地上的大布口袋和那只一刀切落淌血发黑的残肢一并扔了进去。

“主人,簪子。”几人处理掉地面的血迹,将簪子洗净擦干,双手呈上。

“扔了。”秦曌怕凡儿有阴影,沉声道,没有一点不舍,虽然这是他亲手为凡儿打造的,只因凡儿那不染凡尘空灵绝秀的性子,如茶一般涤尽他的心灵。

“是。”女子收回手,想要一并将簪子扔进污浊装满尸体残肢的袋子。

“我要!”穆凡涤伸手“歘”地一下抢了回来。

秦曌微点一下头,四名黑衣女子任务完成带着尸体出了别苑。

残月高悬,夜风见谅,秦曌弯腰抱起凡儿回了屋里。

二人宽衣解带,秦曌的里衣已经丢弃了,如今空身穿着衣袍,这一宽可就要见底了。

“咕咕咕”墨儿似抱怨般的声音响起。

“回去!”秦曌一声令下,墨儿跳进了兔子窝。

穆凡涤回头瞅着这不可思议的一幕,忍不住惊叹:“墨儿居然听你的话!”

“他怕我。”勾唇一笑。

墨儿:我是怕你,我能不怕你吗?刚才被迷晕了,好不容易醒过来,就看见有人在装死尸和残肢。

“留一件吧。”修长的大手握住凡儿的小手。

“我忘了。”穆凡涤停手,她想起来刚才他从地上捡起那件白色里衣的事。

穆凡涤依偎在秦曌的怀里,时光静好,就像刚才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。

“我是因为戴了它,才没有中迷烟?”穆凡涤抚摸着右手护腕上的香囊扣。

“嗯。凡儿一定不要摘下它来。”秦曌嘱咐着。

此香囊扣中的物质名为:君止兰。

香囊一扣,佩戴于腕,附于经脉,足以醒神。从此,君子所爱,行止由心不由人。

穆凡涤点头,她想起了上个月在秦曌寝宫看见丽妃自我安慰那一幕,不由得起鸡皮疙瘩,开口问道:“那日丽妃娘娘那样,我却没事儿是不是也是因为它?”

秦曌点头,“凡儿,我觉得现在不适合讨论这些。”他对凡儿本就没有自制力,实在不宜煽风点火。

穆凡涤只是想弄清楚香囊扣的妙用而已,既然他不想聊那就算了吧。

“对了,什么是秘戏图?”穆凡涤仿佛化身好奇宝宝,三连问,每一问都在打消秦曌那一摧即破的意志。

“凡儿…”秦曌幽怨,立即打住凡儿那可怕的好奇心。

最新小说: 大小姐的全职高手 战神霸婿 大周内卫 仲秋寒雨季 玄幻:我的师弟都成了大佬 主编王妃又炒绯闻了 爹地太宠妈咪 以契为证 深夜学园 盛世小甜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