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17章 囹圄之外(1 / 2)

闻言,杰理莫得法很是赞同,可眼下难就难在此:“我岂能不知,可师父恐朝中无人直言。”

秦照沉声道:“留下只有死路一条!”

杰里莫得法明白秦照的意思,师父已经做好了以死表忠心的准备。

杰里莫得法一言难尽:“王公子已见过家师,说不通!”

秦照直言不讳:“园长若救国师之性命,他日必与国师恩断义绝!”

……

京城

穆凡涤走在街上看见了悬赏通缉令,这就是他想得办法?

他要干什么!

围观群众,窃窃私语:

“不是有人自首了?怎么还通缉令?”

“是呀,此事怎么会是陌上玉所为。”

……

“世事难料,孰是孰非只有天知道!”

穆凡涤转身看向议论纷纷的人群,说话的这个人她见过,开口问道:“公子,相不相信?”

“信也好,不信也罢,凡事有因必有果,有果必有因。”说了一句又道理又没道理,模棱两可的话。

穆凡涤不再多问,她现在只想见秦曌,可是秦曌那日走后就再也没出现过。

“穆姑娘。”

一声悦耳动听地嗓音传来,穆凡涤转身,水墨裙摆随足底旋转,发尾飞扬绝尘。

“九儿!”

穆凡涤跑上前,满目久别重逢的欣喜之情。

“你瘦了。”九歌近日一直在等着与穆凡涤相遇,可是今日一见,竟说不出的感觉,她比以前更美更令人心动了。

“可能是运动太多的缘故。”穆凡涤随口说着,自己天天习武汗如雨下想胖都难。

继续观摩着长得妖魅的九歌:“你这件衣服好漂亮。”

“我还以为你会说我漂亮呢。”九歌失望的说着。

“你何止漂亮,简直美得人神共愤!”穆凡涤谄媚讨好般说着。

“那和那一位相比呢?”九歌看了一眼城门楼上贴的通缉令。

“那你就望尘莫及了。”不假思索说完,穆凡涤神色凝重起来。

“别担心,没事儿的,你应该相信他!”

穆凡涤无心再与九歌叙旧,她若说不担心是不可能的。

地牢

“玉姑娘,你可以走了。”牢卒打开大门,于归示意玉佩儿出去。

“大人,二王爷是我刺杀的。”玉佩儿并未起身,一脸沉寂的说着。

“经本官查证却系陌上玉所为,姑娘报恩心切可以理解,但是不该做伪证冒名顶替,影响正常查案秩序。这几日的牢狱之苦,望姑娘吸取教训。”于归讲完,命人将玉佩儿带出去。

“别说姑娘跛脚手无缚鸡之力,就是武艺高强,也未必是夕武王的对手。”李清不禁说着。

“信不信我现在杀得了你们?”玉佩儿双目迸发寒光。

“大胆!竟然恐吓朝廷命官。”李清大声呵斥。

“无碍,来人把那个人也放了!”于归抬手示意放人。

“为何?”疤子李不解。

“假冒陌上玉扰乱查案,有罪但不致死,走吧!”于归一阵官腔十足。

玉佩儿跟疤子李一前一后走出了地牢,许久未见天日,阳光显得格外刺眼。

“我送姑娘回去。”疤子李看着前面一瘸一拐走路地玉佩儿。

玉佩儿自顾自走着,未做回答。

“你你干什么?”

疤子李上前一把打横抱起了玉佩儿,任其挣扎只管向门外走去。

行至街上。

最新小说: 大小姐的全职高手 战神霸婿 大周内卫 仲秋寒雨季 玄幻:我的师弟都成了大佬 主编王妃又炒绯闻了 爹地太宠妈咪 以契为证 深夜学园 盛世小甜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