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57章 浴爱合离(1 / 2)

“我让战王与你合离,他拒绝了。”不敢直视亦不敢扬声,语气中夹杂着一丝憋闷。

穆凡涤在想,如此,你就上门狂揍自己亲弟弟?

“还有呢?”温和的问道,看着略显浮肿的右脸颊,用手为他轻轻试去唇角的血渍,而他仿佛没有痛觉一般,继续说道:“他说要让你怀上他的孩子。”

收了手没有说话,这样想来他发疯好像情有可原。

秦曌紧了紧凡儿,低声说着,“我说了好。”紧接着紧张地解释道:“凡儿!我不想那么说的,你听我解释…”看着那双被泪水浸染过得眸子,祈求原谅。

穆凡涤螓首微摇,看着那双世间最赤诚的凤目,一脸平静,“不用解释了。”或许这才是他今天必须带走自己的原因,毕竟坦白从宽抗拒从严。

一脸平静的说道:“我冷!”

秦曌不再言语,抱起凡儿直奔隔间,将人浸泡在热水里,秋水剪瞳的眸子睨了一下他那白色打底绫罗中裤,坠感十足,勾勒明显。

想来是真的委屈了…

“你不让我救救他?”

秦曌如何不想?可是他现在清醒了,那股子劲儿也就收敛了,而且,他看着凡儿平静的面容,不知其意,害怕再次冒犯。

穆凡涤见人站着不动,从浴桶里站了起来,水波荡漾溅起涟漪,衣裙紧贴,凉意侵袭。

“我冷!”低嗔一声。

秦曌回首见凡儿双手环抱,似瑟瑟发抖。

他怎忍心冷了凡儿?

接下来发生的一切顺理成章:

猩甜过吻曲意离殇

三生羁绊化作热汤

天子狂求恣意不萎

沁龙泡凤此生不悔

上一世,穆凡涤妓院被人掌掴亦是破了口腔侧壁,同样的吻,再体验一次,虽腥却甜之若饴。

秦曌吻过曲线玲珑,吻过小口樱桃,此时的他,已无心兑现醉翁阁许下的下一次水悦欢,他一点点试探一点点向前…

年少不知糖滋味儿,如今再吻,才解其中意,今日,她便是他的糖,任由他嗦螺着,化她的甜,解他的伤,解他的苦,解他的屈。

可谁也不知道,她此时心中所想,却是:意离殇。

回想三生两世为人,现代他是白曌,古代他是秦曌,皆为她倾尽所有,燃尽最后一滴热量只为暖她爱她,融尽最后一丝气力只为护她守她,而她除了使性子惹是生非耽误他金榜题名拖累他坐拥天下,竟丝毫未为他付出过什么。

秦曌知道凡儿心有所想,神游物外,却不敢出声,今天所发生的一切都是他促成的,怪他未料到秦照真如那日所呈的检讨书上说的,已对凡儿动了心思,以求改过。他以为那只是用来警示他不要动他的棋子,而他恰想以此来证明凡儿却是他致命的弱点,以求保住凡儿。

一次次求索一次次给予,恣意妄为,毫无节制,屹立不倒,他想换回水中人一点点配合,奈何最终凡儿都没有主动过。

浴水散发着振振兰花草香,沁入她的鼻腔,沁入她的人,沁入她的心,她也想再忘我一次,可理智不再允许,目视泡在水中的秦曌,凤目微闭,身心投入,他爱她一定胜过了爱自己。

只此一生,别无所求,但求无悔!

秦曌睁开凤目看着凡儿越来越不专心,她不会是又喜欢上秦照了吧?秘本奏折里的感情日渐和睦不会是真的吧?不不,凡儿不是说自己就是她的阿曌哥哥吗?

穆凡涤见秦曌莫名摇头,轻抚上那对月牙形状的伤疤,往事历历在目。

她一定再也不能打他了,如果她不曾来到这个时空,他怎会如此可怜?

最新小说: 大小姐的全职高手 战神霸婿 大周内卫 仲秋寒雨季 玄幻:我的师弟都成了大佬 主编王妃又炒绯闻了 爹地太宠妈咪 以契为证 深夜学园 盛世小甜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