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69章 肝肠寸断(1 / 2)

“别苑…”怀里人闭着眼睛,说了一句不允许反驳的话。

“本王忘了。”随即又连忙转身向别苑走去。

适才,当秦曌感觉到吕太后步步紧逼,轻易不离去之时。

迅速下榻从身后抱着凡儿,轻轻地不敢用一丝气力,仿佛是世间易碎的珍宝,一碰就会碎掉难以复原,仿佛眼前是一个幻影,一个不经意就会化成泡影消失不见。

穆凡涤闻着这世间最纯净幽兰,最沁人心脾,最扰人心扉的兰花草香,这应该是她最后一次闻了,她一定要记住这个味道。

那张浅白薄唇斗胆在凡儿颈窝轻轻吻了一下,若有似无,迅速抽身离去,他怕凡儿会恨上他的造次,恨上他的轻浮,他不能让凡儿误会他的真心。

“等我回来…”

再不走就来不及了,无法形容秦曌此时的心情,集千丝万缕,搜肠刮肚,无法诉说。

如果爱情隔山海,山海皆可平,可是秦曌的凡儿茫茫心海竟不舍一滴来救活,这一株形同枯槁无比可怜的兰花草。

文字终是浅显表面伤

不及背后故事断人肠

穿过密室暗道来到寝宫,看着榻上若隐若现自我安慰的妃子。

直接撩开帘子走了进去,身后水晶珠帘相互碰撞发出清脆悦耳动听的声音。

“侍寝的是谁?”低吼一般,龙颜盛怒。

“回皇上,丽妃。”屋顶上传来一声公禀式回复。

珠帘还在摇动,丽妃在纱帐后更显神秘绯色。

事不宜迟,秦曌上前一把拽下纱帐走了进去,凡儿说雨露均沾,皇上应恩泽天下,可是凡儿才是他的天下呀。

丽妃迷梦般望着面前的人,眼中闪过一丝疑惑,“咦?皇上您怎么下去了?”刚才不还在床上的吗?

秦曌用纱帐盖着这个人,眼神轻蔑,“丽妃,犯了错是否要接受惩罚?”

“怎么罚都依,臣妾任由皇上造弄…”

抿唇,拔掉丽妃头上的发簪,手一挥,直接从她的左额头划过眼角鼻翼脸颊直到下颚,血瞬间流了出来,模糊了一只眼睛,丽妃瞬间清醒大叫。

一时间龙榻上纱帐上都沾了鲜血,毁了容的丽妃用两只血手模糊着秦曌的衣襟。“臣妾做错什么了?皇上这样惩罚臣妾。”哭诉哀怨的问着。

迅速起身,“你放火烧死了朕的清儿!”

丽妃看着龙颜大怒的背影,没了哭声,她完了。

“太后娘娘驾到!”一声公公传报,吕太后出现在了寝宫大殿,秦曌径自走了出去。

“皇上,你这是怎么了?”看见那衣襟上满是未干的血污血手印,焦急担心溢于言表。

“母后,这不是儿臣的血,是里面那个人的。”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。

此时,丽妃衣衫不整慌忙从里面出来,跪在地上,“皇上饶命,太后娘娘救命,臣妾知错了。”

见其狼狈不堪,吕太后错愕,问道:“这是怎么一回事?”

“她害死朕的清儿!”一脸怨恨道。

“臣妾冤枉啊,那不是臣妾做的,皇上要相信臣妾呀。”双手拽着龙袍摆尾,连连祈求。

吕太后看了一眼受伤严重的丽妃,一脸狼狈,“好了,先宣太医,是否冤枉了你,哀家自会查证!”

待所有人走后,秦曌立即赶回御书房,密室内早已没有了凡儿的身影,当即心脉郁结,又是一口鲜血喷涌而出。

颓废的跪在地上,望着案角的竹杯子。

最新小说: 大小姐的全职高手 战神霸婿 大周内卫 仲秋寒雨季 玄幻:我的师弟都成了大佬 主编王妃又炒绯闻了 爹地太宠妈咪 以契为证 深夜学园 盛世小甜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