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0章 遭雷劈的(1 / 2)

“此人,交给朕!”

众士兵闻言并未撤离,保护皇上是第一要责,说书人在《九国分割》里讲过:敌寡我众,以畏缩对汹涌,我便是桌上任人分割的肉饼。

…,胜负终不免一死,不畏生,不惧死,即为得其所。

这是抗旨不尊?秦曌来不及考量,这个莽夫暴怒之后,战斗力还是不可小觑的!

只见手握滴血利刃出击,直接将挡在面前的士兵劈成两半,血水喷溅一脸,继而向前一步,士兵惊恐万状如盾牌般向后移一步,此时,天空划过一道闪电,紧接着轰隆一记响雷,暴雨即将来袭,秦曌拿过面前士兵的单刀,怒道:“让开!”

众士兵团团相围,二人终于面对面,只见虎视眈眈的罪臣副将扬起手中长剑,犹如猛虎扑食般冲向前,此时,皇上手中的白刃出手,横冲直插胸膛,一袭白衣依旧纤尘不染,这是他们天逸国的国君,犹如真龙在世。

“咳!”一口鲜血翻涌而出,天空突然黑云压顶,还在厮杀的余党见副将呆立不稳,胸膛刺穿,开始求饶,“皇上饶命!”

“杀!”说罢,转身离去。

此时,分不清是烟是雾还是云,突然白蒙蒙一刹那间,头顶闪电齐鸣,直击那柄血红色长剑,周身瞬间起火,场面让人震撼,暴雨如注,被雨水浇灭的活死人,黑如木炭。

今夜风云多变换,雷击长空暴雨延。

秦曌前脚迈进,后脚风雨雷电齐作,再有两个时辰就会雄鸡一叫天下白,款步来到床榻前,抚摸着方才凡儿坐过的位置,自语道:“还好…是梦…”

伸手拔掉发间的一对祥云头钗,握于手心,放在心口,再度入眠,一夜安好。

经过一夜的冲刷,将地上的血污洗净,烈日曝晒一天,恢复如初,三军领命,不日南下。

与之相较,玉弦绳凭空而降西境,顺利得很,狼符亮相,黄铜所制,错金铭文,孤狼嗥月,当即遣将调兵,备战西番。

与此同时,京城则是陷入危难之中,人丁兴旺的李府老老少少入了坟坑,无人祭奠,未曾出殡。

空有惋惜人不复,殿堂楼阁一人独。

深宅大院里只剩下小方子一人了,祠堂里,跪在牌位前,上到年过古稀的老夫人,下到襁褓中嗷嗷待哺的小少爷,本是四世同堂,却全部被瘟疫带走了生命,满眼悲戚望着案台上数十个牌位,伤心欲绝。

这时,打从外面闯进来一个酒瘾犯了的蓬头跌足之人,一顿乱闯乱撞至厅堂前,立即闻见了空气中的酒味儿,身形一顿,两眼一直,盯着不远处盆架上的半盆酒,“哎呀呀,有钱人就是不一样,这么好的东西用盆装。”

他并不知道这酒水是洗过手的,虽然,显而易见的放在盆架子上,甚至,也未瞧见旁边就有几坛子未开封的酒。

官兵封门闭户这些时日,滴酒未沾,他早已酒瘾大作,适才拿着家里自认为值钱的家当翻墙而出,到了酒馆却被告知非常时期,酒价上涨,一看十倍有余,这不是发国难财?

可他没办法,喝不到酒如同中毒一般全身奇痒难忍,只好将包袱扔在柜台上,“换!”

掌柜的打开一看,不过是些个不值钱的玩意儿,权当舍他一碗酒了,毕竟曾经是常客。

见人一口喝完,说道:“当朝李太医府全部死绝了。”

最新小说: 大小姐的全职高手 战神霸婿 大周内卫 仲秋寒雨季 玄幻:我的师弟都成了大佬 主编王妃又炒绯闻了 爹地太宠妈咪 以契为证 深夜学园 盛世小甜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