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3章 越河强攻(1 / 2)

“我要去找他,他走不远的!”挣扎着就要下地。

“本王派兵去寻!”说罢,便直接将人抱回主院,命人为其上药。

“这是怎么回事儿?”林妙春看着膝盖上被抢掉了一块皮,手上胳膊肘上血流一片,心思急切坐不住的人。

“小方子割脉放血,不辞而别了。”闻言,看向说话的冬梅问道:“这是真的?”

此时,那一行点点星光,映入眼帘。只一人可见,他和自己都不是这个世界的人?穆凡涤仿佛释怀了般,他没有死,只是完成使命回去了,她这样告诉自己。

而林妙春泪盈满眶,模模糊糊地撒着药,低头不语,小心翼翼的包扎着。

近日来,那当归何首乌等补血药材全是她亲手挑选,在厨房共同熬成的补汤,人也是她亲自号脉确保无生命危险,可为何?突然割脉放血,那等同于自杀啊!

秦照传令完毕,回来时见人平静如常,便命人重新备了些膳食,膳厅里好好的年夜饭,未动一口。

与之相反,景南郡喜迎新春佳节,逝者已去,生者奋发,所谓患难见真情,这次瘟疫横行,让那些不离不弃之人,更加坚定彼此,在从大槐村举家搬迁回故里之时,很多已是身怀六甲,她们将为这座城贡献新生。

郑礼一人独行于门市街前,虽然不及京城热闹,但是百姓们将喜悦写在脸上,将悲伤埋藏心底,过往不提,生活还得继续。

他们载歌载舞,喜气洋洋,仿佛要感染逝去的亲人,街上白灯笼一盏盏,格外凸显,仿佛回到了从前,人流如潮,欢声笑语,辞旧迎新之貌。

走着走着就迎来了一声钟响,这多灾多难的一年已然成为过去。

他突然转身直奔尘茗奶茶店,街上人流稀少,将喜悦传递完便回各自的房舍,有的是点燃一盏灯光少一人,有的则是左邻右舍皆无人。

心照不宣的和衣而眠,仿佛那些亲人,昔日友邻尽在身旁。

而确实如此,只是阴阳两相隔,他们其乐融融,享受着供奉,老人笑眯了眼,白发苍颜,叠起皱纹,丈夫把酒言欢,共度良宵,妇人一旁,围着灶沿,顾着孩童,一颦一笑,一举一动,尽是生前。

“叔父叔父,你醒醒…”炕沿边上,稚嫩的童声响起,床上躺着的人一无所知……

郑礼摊开纸张,以泣为奏,以血为墨,以指为毫,书了一篇流年大事记。

南阳国

就在这举国同庆的日子,谁也没有想到北边防失陷,筵席进行到精彩部分,群臣俱欢颜,望眼欲穿的双目随之流眄,眼神扑朔迷离,台上身着纱衣的女子,丰若有余,蹁跹起舞,轻足踩在了心上一般,让人臆想不断。

玉盘珍馐,琼浆玉露,酒肉穿肠,年过半百的老国王,一步三晃端着象征王权的金爵,顺台而下,每走一阶,便倾洒几滴贵如金豆的甘美浆汤。

舞毕双膝跪地,俯首两掌摊开。手心传来异物感,一樽金爵半分满,缓缓抬起头,肤若凝脂,吹弹可破,目若春水,南阳国王一眼沦陷,“喝了它!”

她别无选择,“谢过陛下!”再叩一首,拜在龙靴前。

将酒水送至嘴边,牵起一角衣袖遮住口角,轻纱似雾,欲饮还休,看得人心急火燎,咽了咽干涩的喉咙。

最新小说: 大小姐的全职高手 战神霸婿 大周内卫 仲秋寒雨季 玄幻:我的师弟都成了大佬 主编王妃又炒绯闻了 爹地太宠妈咪 以契为证 深夜学园 盛世小甜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