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5章 女婴破啼(1 / 2)

驻足回身,一手摘下了面具,看着男子装扮的昔日皇妃,青丝束冠,眉清目秀,虽是高冷出尘,却不足以威慑他人,将手里的东西递了上去,“以后戴这个。”

“谢皇上赏赐。”双手接过,欠身以礼。

“在朕面前,也做慕十二郎就好。”

一身男装确实不该行这女子之礼,可是,欺君之罪,怎敢有违。

“子清不敢。”

面前的女子毕恭毕敬颔首低眉,只得加了两个字:“命令!”

听闻,只好作罢,“十二郎遵旨。”

淡然一点头,坐在了旁边的木椅上,身侧桌子上的烛火发出“哔哔剥剥”地声响,即将油尽灯枯,这代表时辰到了,天就要亮了。

京城

玉府

正月里来是新年,大年初一头一天,在这万籁俱寂的清晨,一声婴儿的啼哭打破了死寂般的长空。

经验丰富的接生婆子“咔嚓”一剪刀剪断了与胎盘相连的脐带,随着离开羊水吸入了第一口空气,肺部如一对团起来的叶子迅速张开,接着收缩将空气又挤压了出去,“哇!”地一声,宣告着,她来了。

小宝瞅着生不逢时的婴儿,这是玉弦绳的血脉,而他人却在西境。

产后母子皆体弱,在这瘟疫随时可能席卷重来的时刻,让人不免担心,闻着房间里浓重的酒气味儿,甚至有一点刺鼻,接生婆子给婴儿洗去身上出生来带的东西,放在柔软的小褥子上,折起脚边一角,再将左右相叠,包裹的严严实实只露着一只小脑袋。

“夫人,是个水灵灵儿千金呢!”笑弯了眉角恭喜道,连忙将怀里止住哭声的女婴抱到产妇面前,放在了床边,她知道身为母亲无论刚才经历过怎样天坼地裂般的疼痛,在看见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时,也就没有那么痛了。

白白嫩嫩,溜睛大眼,软糯小口,如白玉小蒜头般的小鼻子,缓缓呼吸着,淡淡吐着热气,这是从她肚子里出来的小生命,是与弦绳共同创造的孩子,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,深感欣慰,方才这几个时辰的艰辛都将无所谓。

望着床上的母子,佩儿姐姐经历了一场浩劫般,汗淋如雨,脸色煞白,虚弱无力,可是却笑的那样满足,和以往的她不一样了,现在的就像一位…嗯,慈母。

将手里的辛苦费给了接生婆,又加了一袋赏银,双手接过两袋钱更是笑的合不拢嘴:“多谢贵人赏,日后人丁旺。”

说了句巧妙讨喜的话,美滋滋的出了门,一到院中打开袋子一看,这可能是这辈子拿到最多的一次酬劳了,寻思不能白白要这么多,便又寻了丫鬟嘱咐着产妇注意饮食以及保暖方面。

屋里,几个小丫鬟开始忙忙碌碌的收拾干净,恢复如初,好让夫人尽快歇息,小宝则照顾着大人孩子,看着有三分神韵像玉弦绳的女婴,开口问道:“佩儿姐姐,给她起名了?”

最新小说: 大小姐的全职高手 战神霸婿 大周内卫 仲秋寒雨季 玄幻:我的师弟都成了大佬 主编王妃又炒绯闻了 爹地太宠妈咪 以契为证 深夜学园 盛世小甜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