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9章 斩草除根(1 / 2)

听闻玉佩儿产下一个女婴,方才想起新婚礼物未送之事,这一次定是拖不得,准备了几天,寻遍了京城,终于得到一对玉铃,这两个阳光下透亮无比的小铃铛,风一吹还会发出清脆的声响,好比风铃,寓意更是没的说:风吹玉振,静心养性,愿祈福至。

来到玉府递在了手上,玉佩儿接过一看,朱红色绳子坠着玉质小圆铃,当真是他们一家三口的合体。

“谢过主母。”

闻此一声,心上震了一下,旁边守着的冬梅很是不乐意,那个九五之尊受万人敬仰的人,私底下是个残暴不仁不义的下水,做着猪狗不如的事,连忙上前扶住了怔然的人,“战王妃,我们回去吧,您身子不便。”

穆凡涤点了点头,与之离去,她确实不太舒服,大姨妈从来不放过她,恰巧从外面进来一个算是熟悉的面孔,女官司寝。

迎面走来,“见过战王妃,星象女官。”行礼道。

“司寝女官也是来看望小宝贝的吧,请进。”说完本欲擦肩而过,谁料身后传来一声,“主母,一起用完午膳再回吧,七色有话要说。”

冬梅正想拒绝却被人制止道:“你先回去吧,不要告诉战王我在这里。”

看着人不情不愿的离去,跟随七色再次进了门,想听一下她会说什么。

玉佩儿尚在坐月子,下不了床,饭桌上只有二人,“说吧。”

“那夜死了很多姐妹…”淡淡的说道。

穆凡涤自然知道指的是哪一夜,黑巷里,她与秦曌露天媾合那晚。可实际上发生了什么,任何人都不知情。

睨着一脸平静的人,验证了自己的猜想,果然只有主人悲痛欲绝,此人是何等的绝情,如今竟能和坐上代理皇上之位的人如胶似漆,“那夜,”转问道:“不知战王妃可还有半点情意?”

“没有!”

闻言,七色放在桌子上的手不自主的收了收,她不知该喜该怒,或许内心欣喜更占一分,只要主人回来,便还是她心中那个所向披靡,任何人不得沾染肖想的天道酬隐士的主人。

他们所有人都隐于世,只为一件事而沉淀数年,只要主人不再为情所困,大功告成指日可待!

“就为了这点事儿,你和九歌挺不谋而合。”自顾自吃了点温补的食物,无所谓的说道。

今时才知那夜为了托住时间,秦曌命人到战王面前赴死之事。

“我们都是主人的手下…”

一声清脆的打击,穆凡涤见其正在夹菜的手突然松掉了手中的竹筷,直接掉落在盘中蘸着汤汁,又被弹起掉落在地,表情隐忍,捂着下腹,仿佛自己初次来大姨妈一样。

“你痛经?”

闻言,七色仿佛被人发现了秘密一般,连忙起身想要去内室,“战王妃请回吧,七色只是饮食不当腹痛。”

哪个女人不来月经,这有什么好隐瞒的,只是她不想办法缓解疼痛跑什么,此时,也顾不得佩戴面巾了,掏出丝帛手绢抹了一把嘴,追了上去。

最新小说: 大小姐的全职高手 战神霸婿 大周内卫 仲秋寒雨季 玄幻:我的师弟都成了大佬 主编王妃又炒绯闻了 爹地太宠妈咪 以契为证 深夜学园 盛世小甜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