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8章 私心杂念(1 / 2)

背靠背的穆凡涤抬腿猛踢了对方的第三条腿,关键时刻还是这招管用,在其松手捂蛋蛋的时候,捡起了地上的长剑。

此时,那赶马的侍卫正与追他们去的二人厮杀,金羽定了定神,他们五个对三个,其中两个还有伤,胜算很大,只要耗一点时间,支撑不了多久的,喝道:“一起上!”

几人为得钱财,自是与人消灾,立即团团围住,圈内三位一体,只见一个人站都站不稳,那就先杀了他,好逐个击破。

两柄长剑直刺而来,说时迟那时快,就在秦照以断剑相抵不及,即将刺身之时,两枚影字飞镖不偏不倚射中了两人的胸腔,金羽见有一身影从远及近,迅速而来,连忙逃离。

剩下两个刺客随之溜走,人没现身就死了两个同伙,再打下去必死无疑!

听见“咚”的一声闷哼,“哐啷”一声剑丢在了地上,回身再见人已经倒地不起,“你怎么样了?”

“属下来迟!”

“快扶他起来!”惊惶不安道。

“朕…无碍…”奋力说出几个字,被赶来的步影背起,星目瞥见了死人身上的飞镖,他书房里也有一枚,这世外高人时隔多年现身了,依然是因为要救同一个人。

这一声“朕”如打开了时光机一般,频闪着她的记忆,愣在了原地,突然,感觉又是一股热流顺腿而下,痛得趔趄一下,紧随其后,一起去那不远处的马车。

待她爬上马车进入时,秦照已经昏死了过去,松开扶着她手臂的人,见她衣裙上洇透了深色血液,惊道:“受伤了!!!属下去找郎中。”

“回竹林,我就是郎中。”穆凡涤清楚得很,她所中的巫毒无药可医。

忍着身上的痛向前靠了靠,号起他的脉搏,一股微弱,一股强劲。

一个人是无论如何不会有两个脉象的?此时来不及细想,将手探了一下鼻息,气若犹存,需要尽快为他医治才好,打开了黑匣子取了一粒药丸,塞在了嘴里。

秦照潜意识里感觉到有东西划过喉咙,方才,他明明好端端的怎么现在内伤外伤,可谓遍体鳞伤,只感觉胸腔供血不足,又一阵阵翻江倒海想吐血,而且,小腿无知觉,肋骨错位般剧痛,手上更是火辣辣的感觉…

这时,仿佛置身于无尽的黑暗中,见一身影一瘸一拐走来,渐渐显现身影,来人正是自己!!!

“朕回来了!”秦覆天看着完好的秦照,很是欣慰,这一生他没有成为残王,也没有将一切怨恨归咎于雪儿,更没有展开夺位复仇大计,变成让人闻风丧胆的地狱罗刹!

一切都还来得及…

质问道:“你是谁?穆凡涤所说得和本王长得一模一样的人?”此时走近再看,这人身着的破衣烂衫竟然是龙袍!他陷入了穷思极想,头痛欲裂起来。

“我是一缕残魂,留在天宫受刑,至于原何如此,融合了,一切就知晓了…”他说不出口,前生犯过的错。

夜凉谷

梦幻已经等在山涧,见马车驶来,迅速起身奔了过去,辕座上的二人一个跳下车,一个进去将战王背了出来,直奔竹舍。

最新小说: 大小姐的全职高手 战神霸婿 大周内卫 仲秋寒雨季 玄幻:我的师弟都成了大佬 主编王妃又炒绯闻了 爹地太宠妈咪 以契为证 深夜学园 盛世小甜妃